生活在原处,是真名士自风流

日期:2019-11-16编辑作者:学人档案

少年时代的我们,生活在别处。法国诗人兰德的那句名言,米兰昆德拉的同名小说,就是青春时代的一个最好见证和概括。谁没有一个浪迹天涯的梦啊,又有小说家们做指引,比如金庸构筑的武侠梦,琼瑶构筑的爱情梦。别嘲笑一个凡夫俗子做白日梦,这实在是世人的天性:正因为自己在现实中相貌普通、际遇平凡,在都市的洪流中忙乱挣扎,所以才存着一个个绮丽的梦,有艳遇、有奇遇,成功在无心的发现中唾手可得,得意、失意时,身边都有花样女子做伴。这样的梦里,传奇与温情一样不少。

        “富贵又何为,襁褓之间父母违。

对于一个充满憧憬的年轻人来说,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,真正的生活总是在别处,总有对未知世界的向往和想象。原处,是身边狭窄、平庸、实在的日常生活,被每天的衣食住行所填满,枯燥乏味、毫无色彩,正是为了逃脱恼人的生存现实,人们才赋予自己激情和梦想,向往远处。而平静和孤寂,只属于日暮黄昏。

         展眼吊斜晖,湘江水逝楚云飞。”

曾经看过一个《红楼梦》的结局。不是黛死钗嫁,宝玉出家,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,而是湘云为丐、宝玉做更夫,雪夜重逢,结为夫妇。张爱玲说她看了这个旧时真本,感觉石破天惊,云垂海立,是啊,永远不能忘记这样的《红楼梦》,那样的宝玉、湘云让人黯然:生活已然那样不堪,最爱最眷恋的人已经远去,为什么不去死,不化烟化灰,飘然而去?一定要苟且活着,让生命不再纯粹绝决,而非要那么琐碎悲哀,充满无奈的烟火气。

         随手翻开《红楼梦》,这一联便入眼中。此判词为书中第五回“贾宝玉神游太虚境,警幻仙曲演红楼梦”宝玉所梦,简简单单几句话,却揭示了湘云悲苦的一生。

但成年后,经历过职场,经历过一些世事人情之后,我们会发现,那才是真正的《红楼梦》,人生就是如此:生活其实在原处。世界真小,才是我们常常发出的感慨,人情世故的冷暖,才是我们常常要琢磨的课题。而真正的人生智慧,也不是大起大落,大开大合,而是能让平庸凡俗的生活开出花儿来,变得多姿多彩。

        在《红楼梦》金陵薛、王、贾、史四大家族的背景下,史家千金、贾母的侄孙女湘云本可以一生富贵、平安喜乐,然而可惜,在她尚在襁褓、不知世事时,父母已亡故,由叔叔婶婶养育长大,过着拮据的生活,甚至家里嫌费用大,还要湘云亲手做针线。最后所嫁之人虽才貌俱佳,却也不幸暴病而亡,落了个守寡的结局。实在令人扼腕叹息,感慨万千。

真正的贵族,其实是精神上的一种气韵,一种审美化的人生态度,有诗词、丹青、音韵和各种爱好润泽,外在的物质生活才能给予人幸福感。纵使世事无情,能夺去所有外在的东西,财产、地位、容身之地,但夺不去的是永远能在生活中发现美、发现乐趣的精神。平凡困苦的生活里,还能给自己一个洁净的环境;拥挤挣扎的境遇里,还能保有一颗温和高贵的心,这才是真正的人生大智慧。能够体会生活在原处,是我们成熟的一种标志。

         但在这样的日子里,湘云仍守着她那本心,并未改变。她有女儿家的娇憨可爱、活泼率直,又兼顾名士的豁达洒脱、才思敏捷。一生悲苦,却也一生豁达。

        湘云在书中第一次正式出场,便与黛玉拌了嘴。湘云大大咧咧喊着“二哥哥”,黛玉心眼小、爱吃醋计较着“爱哥哥”。这也就埋下了湘云与黛玉关系时好时坏的伏笔。没多久,贾府给宝钗过生日,一戏子长的与黛玉相似,众人各怀心思,无人开口,惟有湘云大嘴巴说了出来,惹了黛玉不高兴。有很多人研究这一点,有人说这是湘云之前被黛玉暗讽了身世才故意借机讽刺黛玉。可我只想单纯的来理解这件事,可能湘云只是小孩子心性呢。虽然大环境下的女儿家大多早早有着自己的心机,但如此豁达可爱的湘云却让我偏了心,何必把所有孩子都想的那么有城府呢?宝玉对湘云使了眼色,晚间湘云更衣时,说要打包回去,又与宝玉吵了一架。我心想,湘云与宝玉也算青梅竹马,也未免对他产生了情愫,这天看他如此维护黛玉,想必也是吃了醋。小女儿家的心性,实在是太可爱了。后面,湘云拾到了宝玉丢失的金麒麟,却又引起黛玉的醋意。还有再后面,湘云与黛玉、宝钗的关系起起伏伏,实也存有宝玉的因素在。

        湘云再出场时,便展露了她的诗思敏锐,才情超逸。海棠诗社,湘云晚来,便提自个儿也邀一社,这夜,湘云便去宝钗那住下了。宝钗体谅湘云的拮据,便主动提出了自己包揽螃蟹,要帮湘云开个宴。直率的湘云立马应了,感动地直说要把她当亲姐姐待,也实在是单纯可爱的紧。湘云的菊诗虽未夺魁,却也崭露头角,引人注目。印象最深的是那一句“秋光荏苒休辜负,相对原宜惜寸阴”,《红楼梦》我读得并不通透,但单由此一句可见,湘云也是热爱生活、珍惜现有的,这与她豁达的心性脱离不了关系,毕竟这还只是一位青春有活力的少女,这种与同伴作乐、无忧无虑的日子实在难得,且行且珍惜吧。当湘云与黛玉最后一次对诗时,湘云“寒塘渡鹤影”,黛玉“冷月葬花魂”,实在是不得不让我惊叹两人的才华,然这又让人联想起二人的身世,唉。

        湘云在诗社中号枕霞旧友,这便又让我想起了“憨湘云醉眠芍药裀”。这一日,为宝玉等人的生日宴席,席间行令、划拳,湘云喝了不少,后趁着席间热闹、无人注意,偷溜了走,在园中睡了过去。直到后来一小丫头来到席间,把众人叫了去,才见“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,业经香梦沉酣,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,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,手中的扇子在地上,也半被落花埋了,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他,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”“众人见了,又是爱,又是笑,忙上来推唤挽扶”“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,唧唧嘟嘟说:泉香酒冽醉扶归,宜会亲友”,等她醒了,却又“反觉自愧”。这段文字实在让我敬佩曹雪芹,一个上了年纪的大男人,却只用短短几句话,绘出了湘云的不拘小节却又娇憨可爱的小女儿形象,但每思至此,又开始惋叹她悲凉的身世。倘若她出生于一个平凡家庭,父母又俱在,日子又该是如何的平安喜乐。罢了罢了,还是不做这想法。

        既然谈到了湘云的不拘小节,还有一个小故事是不得不谈的,这便是“脂粉香娃割腥啖膻”,“脂粉”为湘云,“香娃”则为宝玉。原是饭后还有剩的鹿肉,湘云悄悄地和宝玉计较道:“有新鲜鹿肉,不如咱们要一块,自己拿了园里弄着,又顽又吃”,便被宝玉讨了去。后香味吸引来了不少人,黛玉取笑他们“叫花子”,湘云可不依“你知道什么!‘是真名士自风流’。你们都是假清高,最可厌的。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,回来却是锦心绣口。”对!对!对!是真名士自风流!果然是我所喜爱的湘云。何苦委屈了自己随波逐流呢,我做我自己,内里洁净就行。豪爽的女子,豪爽的言谈,豪爽的举止,可谓是在曹雪芹书里独树一帜了。

        书中曾未提及湘云面貌,我想,她必是美的。即使她面容不及他人二三分,但她乐观豁达的气度,却是其他女子难以匹及的。还有,整个大观园里的女孩子中,湘云也算得上身强体健的了吧,不然也不会“割腥啖膻”还乐在其中。虽为女孩子,又何必弱不禁风?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啊。

        把书缓缓合上,合眼休息,耳畔却浮现了那么一首曲子:

        “襁褓中,父母叹双亡。

        纵居那绮罗丛,谁知娇养?

         幸生来,英豪阔大宽宏量,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。

         好一似,霁月光风耀玉堂,厮配得才貌仙郎,

          博得个地久天长,准折得幼儿时坎坷形状。

        终久是云散高唐,水涸湘江。

       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,何必枉悲伤!”

        何必枉悲伤?下次得闲了,再来细细翻阅《红楼梦》吧。

本文由澳门威斯尼人赌场网址发布于学人档案,转载请注明出处:生活在原处,是真名士自风流

关键词:

【澳门威斯尼人app手机版】怎么女孩子特别有魅

作者:江南烟雨 什么女人非常有吸引力 今天给大家诠释一下,具备什么条件的女人非常有吸引力,如果是女生看了以...

详细>>

羞花闭月食女借居法兰西共和国,Christine

二零一一年充裕首秋,午后斜阳透过窗照进咖啡店,桌子的上面的柑果般沙粒在方方的玻璃器皿中闪闪硕硕,与白玉...

详细>>

正式开机,网文资讯

摘要 :新版《沙丘》电影项目立项已经四个月有余。前段时间,该片的加拿大籍出品人丹尼斯·维伦纽公开拓布,布置...

详细>>

路内短篇随笔集,你不可能让投机产生八个又穷

摘要 : 01争论路内短篇随笔集《十八虚岁的轻骑兵》:拜拜路小路,后会有期文 |汉哀帝玥路内对于书写90年份的舍不...

详细>>